© 2001 . All rights reserved.

Something about《the others》….
震耳欲聾的寂靜 凍結時間的繩圈

文/巫祈麟 (2001.10.23) 原刊於 破週報 復刊某期 封面故事

「神鬼第六感」導演是亞歷山卓亞曼納巴(Alejandro Amenabar)他被譽為當代西班牙最有才華的導演,現年二十九歲,這在導演圈裡算是非常年輕。1996年他首次以Thesis在西班牙影壇中嶄露頭角 得到包括最佳導演等七項西班牙歌雅獎Goya awards (相當於台灣的金馬獎)。一年以後他又開拍奇情科幻懸疑片「睜開你的眼睛」(Open Your Eyes),以不落俗的情節與風格化的影像風格,獲得十項歌雅獎提名,一次抱走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攝影等重要獎項,打破西班牙影史的紀錄。同年並獲得日本纓花獎並受邀至世界各大小影展。過不久,影迷之一的阿湯哥帶著大筆銀子來和亞歷山卓亞曼納巴談合作機會,並決定買下「睜開你的眼睛」的版權,更名重拍一個美國版的「香草的天空」,並投資亞歷山卓準備要拍的第三部劇情片「神鬼第六感」(The Others)。這是他執導的第一部英語片,除了作為一位成功的電影導演,他還是一個出色的作家及作曲家。

連拍恐怖片導演也說「價恐怖」

亞歷山卓亞曼納巴執導的「神鬼第六感」(The Others)看不到鮮血直噴人肉亂撒的噁心畫面,或是諄循好萊塢恐怖片,注重電影特效的傳統。全片的異色氛圍反而呈現如「驚魂記」、「失嬰記」等經典驚悚片類型電影語言,他早在三年前開始構思這部影片,第一個閃過腦袋的景像是,在一棟陰暗的深宅在恐懼中醒來女人作為電影的開場,由妮可基曼(Nicole Kidman)飾演的英國女子葛蕾絲(Grace),背景描述二次世界大戰後一個英國小島,她與兩個小孩,精神飽受束縛與世隔絕住在一棟陳舊大宅子裡。遵循種種近乎宗教性的生活儀式,熱切期盼丈夫自前線歸來,甚至懷疑他的丈夫已經戰死沙場。她的兩個小孩患有極為罕見的疾病,對光很敏感不能直接曬到太陽。當三個僱工分別來到這棟深宅大院,一連串光怪陸離而又令人不安的事開始發生,令這家人覺得這房子好像有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怪東西…

「養鬼吃人」(Hellraiser)知名導演克里夫巴克(Clive Barker):「片中充滿低語喘息和光影搖曳,以一種全然異常的力量來製造干擾和恐懼。片中演員的演技是無庸置疑地出色與精準,攝影則召喚出一個優雅的幽冥世界,自從36年前的原版「鬼入侵」和大導演羅曼波蘭斯基(Roman Polanski)的「失嬰記」(Rosemary’s Baby)後,影壇終於靈光再現。而由導演所譜寫的配樂也堪稱傑作;最後則是它的故事,將幽微的心理和恐懼緊密交織,不僅在結構完整,結局更是令人驚豔不已,本片毫無異議將躋身影史經典恐怖片的之林。非但是最出色的電影,它也是一部驚人的恐怖片,更將是往後數年優異電影水準的新標竿。」「神鬼第六感」的畫面背景充滿三零、四零年代經典驚恐片拍攝的懷舊質感。這則跟導演亞歷山卓亞曼納巴回溯童年經驗有很大的關連:「童年的時候老媽都會帶著我跟弟弟逛舊書攤, 我們隨便買什麼書都可以,那時候很多書都是三零到四零年代出版的書,我喜歡恐怖小說,主要原因是每本小說都有精彩插畫。會想拍這部片是很想抓回小時候我看 這些小說的感受,電影的場景當然也會受到一些影響。不過,對自己來說我覺得這部電影的類型是部驚悚片,而不是恐怖片。」它呈現的是人最原始本能的恐懼,像是當人處在一個沒有光線、非常陰影暗空間裡的時候,自然會產生驚慌急躁反應。想當然爾這比看到一些醜不拉基的怪獸或令人疲乏的流穠噴血,給觀眾多一些空間 想像。「驚聲尖叫」(Scream)系列導演魏斯克萊文(Wes Craven)則表示:「我和我的女兒跟女婿一起去看,它真是好看又恐怖,至少兩次我看見我女婿嚇得從椅子上坐起來。它有令人耳目一新巴洛克風格,教人毛骨悚然,有種經典恐怖片的恐怖,以導演的身份來看,連我都羨慕本片能有如此優異的場景和演員。不過希望在看片的時候記得帶手電筒!」

導演說「我才不信有鬼哩!」

他現在當然不像小時候,再也不怕恐怖小說了,反倒因為拍了這部「鬼片」讓他覺得,淨化所有在童年時對「鬼」的一些過多不必要的擔心。他表示「這在每部電影都會發生,因為看電影所有你擺脫不掉的情感,或是對事物的偏執妄想,會跟你在現實生活中的情況有些連結性。我會把這部電影分為兩種層次來談,以純粹娛樂的角度,我希望觀眾來說進戲院然後好好享受觀影之趣,另一方面在電影裡我放了一些我對生活在這個世界想要問的問題,但並不提供任何答案。我常問自己這些幽暗未明的問題,也希望觀眾想想這些問題。」神奇的是他雖除去了對鬼魎的害怕,長大後的他現在居然不信有鬼這件事!「我覺得現在我說我是一個無神論者,對我來說 人和人間的怨懟煉獄還比較恐怖。」導演說。在他的電影裡時時可以看到他善用隱喻的技巧向觀眾傳達一些訊息。以主角葛蕾絲為例,一個受壓抑的母親,她深愛著她的一雙兒女,但是卻用近乎不合情理的偏執態度教育小孩,這種矛盾根深地固地影響著這個家庭。

「觀眾或許察覺到整部電影裡,以現實社會的角度來解讀這個家庭,它完全不合情理,但是我也在試著跟觀眾溝通一個完整理想的家應該有的藍圖。我很喜歡在一個鬧鬼的房子裡,看家庭成員對待彼此的方式。 女主角葛蕾絲她最大沖突點是,像一個失去卵巢的母親,用極粗暴的方式表達愛」導演說。這是他們一起走向光亮和發現的旅程,葛蕾絲是一個在心盲的女主人,因 而她教育下一代的方式也很偏激,但在故事最後,全家人終於可以迎向太陽,正視自己的存在。

典型的鬧鬼恐怖片裡,大多是採直線鋪陳形式作結,闡述善和惡對質的概念。這部電影卻用這些類型恐怖片裡的敘事方法與元素,得出相反的結論。這部片子的最後,堅強又充滿矛盾的女主角終於瞭解她其實什麼都不知道,對於生活或是生命沒有邏輯或是答案可供依循。演員妮可基曼表示:「演繹這個角色並不容易也不單純,葛蕾絲一生是個以小孩作生活重心的女人,所以 任何給這雙兒女帶來的壓力與變動,都會引起她的焦躁不安,瞭解這個特點以後對我解讀角色時有很大的幫助,我想要觀眾能感受到這點。」

音樂影像不分家

有一些恐怖片老喜歡把配樂搞的很吵很大聲,想要嚇觀眾。但總會得到事得其反的效果,觀眾很容易變得無感。為了規避這個習性,在「神鬼第六感」裡片刻沈默也是一種無聲的樂章,「寂靜對這部片來說就是最好的電影特效。」導演說。遊走於從影像到音樂,亞歷山卓亞曼納巴一體成形把電影創作的完整全面:「我在寫劇本的時候,腦袋裡永遠會先有一些靈感當背景音樂。很自然的當我在寫劇本的時候,會譜一小段樂曲幫助想像情節的發生,以「神鬼第六感」來說先是把影片主旋律的部分做完,然後才著手寫劇本。我創作的時候音樂與拍攝的進程,絕對是不可忽視的重要環節。音樂總是跟著影片的感覺一起製造電影虛構空間。有時候我還會把一些先預做好的配樂,拿給演員聽當作演員功課,不但幫助他們入戲也減少我重複設定情境的時間。」亞歷山卓亞曼納巴從七歲玩吉他,然後開始玩鍵盤,事實上他對音樂的體會完全是自學而來,並沒有受過任何正統訓練的背景。和現在時下年輕人一樣他的作曲非常DIY,拜科技之賜,只要用幾個編曲軟體加上一個不錯的鍵盤和效果器,便可譜出盪氣迴腸的優美樂章。

導演在「神鬼第六感」的官方網站自承:「電影配樂對我來說是不可或缺的必需品,我自小時候就對聽電影配樂非常熱衷,這也是促成我走向電影工業的一個主因。我小時後就開始嘗試為我自己寫的東西和作一些曲子,然後有一天不知怎麼地我變成一個導演。直到現在,當我有些對故事的想法時,還是會和從前一樣不能自主地就坐在鍵盤前面為這段小故事是編些曲子玩玩,我實在對鄰居深感抱歉,他們得要忍受一些在創作過程中所產生的噪音。」

如果你看過有時會短暫出現第四台播出他舊作「睜開你的眼睛」(Open Your Eyes) 肯定會對結局難以忘懷,而這部即將上映的「神鬼第六感」也一樣。亞歷山卓亞曼納巴笑笑的表示:「在電影接近尾聲的時候,我希望給觀眾一些新的體悟,電影裡的主角也在得段時空旅程的終點裡完成她要學習的任務。哈哈!我喜歡電影有出人意料之外的結局,最好沒人猜出結局會如何發展。」這片子雖然有主流明星不斷以八卦和小道消息助陣,導演因為有阿湯哥的慷慨解囊,熱情站台掛名製作,而致財力不虞匱乏。當然作為一個驚悚片也少不了令人涼透心脊毛骨悚然的靈異劇情,不但如此導演也具有更擁抱大眾商業化拍片風格,但比起一般好萊塢主流驚恐鬼淪為二元論結局,或是對噴血搞噁的典型畫面的電影「是誰搞的」與「驚聲」系列來 說,「神鬼第六感」仍是值得期待的異數。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