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2 . All rights reserved.

國片的復活之路?打通航向亞洲進軍國際任督二脈

文/ 巫祈麟  原刊於 破週報復刊191期 封面故事

純種國片在今年更加慘無市道,在國外參賽拿獎的「愛你愛我」、「千禧曼波」上檔都不到一個月便急急下片。在從數字說話,2001年台灣電影的票房收入西片佔 98.4﹪華語片為1.6﹪其中台製片佔0.3﹪。台灣影片的在地市場幾乎可說是已達冰點,莫怪乎楊德昌的「一一」在國外名聲響連VCD錄影帶都已經上市 銷售,在台灣還是竟看不到半點消息,蔡明亮的新片「你那邊幾點」仍還在遲遲觀望。「台灣電影已死!」喊了十幾年,但似乎也沒別的台詞可換。視為台灣拍片唯一國家「金庫」的國片輔導金發了十六年,年年送餅並且死力求進,年年仍被電影圈中人罵到臭頭說浪費,騙到輔導金的申請人發大財而電影根本沒完成的事件時有聽聞。輔導金是給也不是但不發萬萬不行,有補助台灣每年還有 20部電影的「保證」年產量,一但取消後果則是還有人有膽拍片嗎?台灣的電影產業該如何經營?有沒有未來?幾乎是台灣影人共同的疑問。「2001第一屆高雄電影節」一場名為「亞洲電影跨國合資與推廣論壇」,台灣知名影人黃茂昌與高雄影展主任黃玉珊運用私人情誼把幾個重要國際、亞洲電影市場上的名製作人、銀行家、導演及新加坡、韓國、泰國等政府公部門的電影產業政策決策者帶到港都為台灣電影產業把脈並分享他們的寶貴經驗。

亞洲對抗好萊塢巨人之合縱與連橫

拍片不只是一個羅曼蒂克的春夢,需要受到市場無情考驗,沒有資金就沒有任何贏的機會。資金從何處來?Applause Pictrure製片公司負責人的香港導演陳可辛舉港泰合資近日台灣上映「晚孃」與港日韓合資「春逝」為例:「在好萊塢電影如巨人般,在世界各國佔據廣大市場的情況下,亞洲跨國合資籌拍電影帶來分散風險共容共生的雙贏局面。」跨一或跨更多文化種族拍出來的電影,在市場接受度一定有其優勢。投資一部電影如同賭注,要有贏的策略。所以,一般都會接受在市場上已經有一定知名度導演或是明星來支撐,跨國合作帶來互為幫助的效果,「晚孃」在泰港台的票房亮眼其實是建 構在這個機制之上。另外跨國合資也是減低成本的一種方式,韓國製片人Joe Min-Whang說:「在我參與製作中韓合資章子怡主演韓國導演的古裝片「英雄」,一場燒掉一座土城的場景在韓國拍要花100萬美金,但在大陸內地搭景加做燒城特效只花了十萬美金,中間的成本硬生生就少了十倍請問你會在哪裡拍?」但是,他不否認跨國的合作還是有其困難度,語言的障礙與無法解決系統上的問 題,都會帶來停拍的危機。「在拍攝期間我們的確在兩方對工作認知要求上有互相調整的空間,在韓國拍電影是一個人當好幾人用,為了拍片劇組都非常拼工作、吃住幾乎都在一起,一來到大陸就是另一回事,大陸的劇組分工很細像好萊塢,當個劇務如果責任是倒茶水,那麼他就只會專注這件事,其他的要他做什麼他才不甩。 韓國的劇組人員花了很長時間才能順應當地民情。」Joe Min-Whang表示。但在異地拍片也不全然省錢,有時還會有當冤大頭的危機監製一系列陳果電影的香港資深製片人黃嘉莉也說:「比如陳果在印度拍『人民 公廁』,因為當地的特殊民情昨天才預定好的計畫到拍攝現場可能全變樣,根本沒有預算可言,常是走一步算一步。」

叫印鈔票的來幫幫忙

資金的挹注除了製片人辛苦的籌資,如果有名氣受賞識的導演和大明星合作,資金的來源也可更大的空間,像是遊說銀行投資也是可行的一種。監製「臥虎藏龍」、 「蝴蝶君」、「荊軻刺秦王」和在張藝謀新作「英雄」擔任製作總監的李少偉(Philip Lee)就分享了以下的經驗:「當時在為『臥虎藏龍』做集資的工作,就沒打算在兩岸三地間找金主。開拍所有的資金是和銀行融資而來,這跟是李安作導演有很 大關係。他在國際間有一定知名度,銀行比較放心電影能賺,當然融資在額度上就寬鬆很多。」可是向銀行融資貸款不像申請輔導金寫個申請書,銀行就會放心給 錢。專門提供娛樂相關產業融資服務的Comerica銀行亞洲區總裁Pter Aushing說:「對於銀行就不能有太浪漫的想像,銀行主要提供的業務是投資和購買,對於娛樂事業也相同。在發行影片上最希望承擔最低的風險,所以如果製片人提供更多的保證電影能賺,獲得的融資就相對提高。」他並建議有意願向銀行申請融資的獨立電影製作人在沒有明星導演或是演員的條件下,並不是全然沒有 機會申請到融資。但在申請之前最好做萬全準備如果是一個跨國製作,可能必須把整個劇本和預算書翻譯成英語,並要嫻熟國際金融市場運作模式和相關國際法條的認識。

藝術片要錢!要開放的腦袋

藝術片的市場雖小,但眼光放遠把片子放在國際市場上也有另一番好風景。這是台灣得獎片唯一的出口。長期把王家衛、蔡明亮、侯孝賢等優秀亞洲電影人的作品引介到歐洲市場的資深代理商同時兼任各大小影展評審的Wouter Barendrecht說:「不同文化的觀眾族群需要一段時間培養觀賞不同文化的電影,亞洲文化效應有如滾雪球一般,自侯孝賢、王家衛、張藝 謀……等亞洲多位導演已成藝術片的票房保證這都是多年醞釀的結果。片子不一定要有明星導演、演員但一定要好看!」成本高昂的商業片在拍片資源上固 然得天獨厚,小成本藝術片也不用哀哀叫各方試試都會有可能合作的機會。黃嘉莉表示:「以陳果的電影為例,他有一定數目的觀眾會進影院看他的片子。但以他的 對獨立製片的堅持,在香港尋覓資金也是件難事。於是,操作的模式就要改變,我們向日本、法國各個相關基金會社福團體都提出相關申請資金才使電影順利拍 攝。」

政策與產業習習相關

參加本次論壇的兩位台灣資深影人李佑寧及黃玉珊,在台上都發出對台灣電影產業的最後悲鳴。「輔導金輔一個倒一個電影!」、「沒有商業片、沒有電影產業、沒有夠格的製片人!」、「政府輔導政策和民間需要有代溝!」韓國在近三年來電影工 業出現前所未有的復甦容景,韓國是在亞洲地區唯一打敗好萊塢的國家。(破按:後有專文做韓國電影工業介紹)韓國映畫振興委員會委員、釜山影展策展人之一的 金弘準教授做出一下表示:「在韓國搞電影的都像流氓!為不合理的政策不惜走上街頭抗議,甚至,在國會前氣憤的當眾理光頭痛哭政府不了電影產業現況!更有甚 者衝到總理辦公室把總理叫出來當面罵!」(破按:台灣做電影的大概溫和多了….阿扁不必擔心)。經過一番寒徹骨陣痛期,韓國電影果然有起色,也在多位韓國影人的支持下有更健全的電影工業輔導制度「在審查委員會裡所有的成員都是產業相關人士並且都是不支薪的義務貢獻,我們本來就搞電影嘛最知道如何向政府騙錢,但委員會的產生就是要去除這種習弊,把錢花在刀口上!」新加坡電影委員會顧問Vijay Chandran在國家政策面上提供多樣不同面向的思考:「新加坡是個人口少多種族文化的社會,相對韓國限制戲院放映天數來支持國內電影工業,新加坡政府對電影工業自由貿易、互惠國減低關稅、投資國際合作影片計畫與提供獎學金振興電影工業。舉例來說新加坡剛和加拿大政府談電影合作計畫,除了影片關稅上提供優惠,所有在新加坡上映的加拿大電影享本地電影權益,反之新加坡電影在加拿大電影放映時亦然。」在政府有心多方的經營下,近年新加坡電影也在世界影壇著發光。

會終,人散。靈活資金運用與健全的產業政策,似乎是所有與會者的台灣電影人的兩種深深期待。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