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2

No Attachment

Fight for / Fun for? 三天工作坊加兩場演出「行為藝術」宣告再生?

文/巫祈麟  原刊於 破週報復刊215期 封面故事 上個星期六華山藝文特區在的「火鼓會」在有心媒體的大肆污名下,突然變得異常熱門。搞不清楚狀況的市議員叫囂「搖頭」,藝文團體和相關單位則忙著群起正名捍衛「藝術」。其實,在同一時段則有一場比較寧靜的活動正再進行,日本的行為藝術家霜田誠二(Seiji  Shimoda)受王墨林之邀,舉行在白天三天「行為藝術工作坊」(Performance Art Work Shop)外加星期六、日兩場演出。曾經,在台灣解嚴前後的小劇場運動裡「行為藝術」(Performance Art)是一朵金色異花,「洛河展意」、陳界仁的「試爆子宮」、與在更早期謝德慶在紐約的一連串以「年」為單位的行為藝術創作,都讓台北的藝文圈為之震動不已。之後,台灣的行為藝術都以散彈式的方式曇花一現。雖然,今年三月有台灣行為藝術的先驅之一林鉅,在美術界消失多年後,於北美館創作為期一個月的實驗作品「斷境」,但進行才九天,因岳父病危為未盡全功。 「隨著小劇場用行為藝術裡的身體理論做戲,而藝術家幾乎剩頭腦來思考『觀念』作品,而離自己的身體越來越遠,台灣幾乎沒人做行為藝術了。」王墨林略帶感嘆的說。加上,四月王墨林剛從日本參加完四場行為藝術的演出,與日本新一代的藝術家做交流後,他更堅定就算沒有錢沒有補助,有機會也要以精簡「工作坊」的形式,邀請小劇場或美術界新一代的年輕人一同回歸身體,使「行為藝術」可以提供這些藝術工作者,一種對美學思考在基本面上的再思。

No Attachment

摘自破報復刊215期 破世界

No Attachment

我的老婆也是粉野蠻的拉!專訪韓國蠻女製造機導演郭在容

文/巫祈麟   原刊於 破週報復刊214期 封面故事 韓流吹的真是一陣比一陣強勁!韓國是今屆世界盃足球主辦國之一,日前還跌破眼鏡大咬比薩踢走義大利居然進了前八;韓國在亞洲勢力版圖積極的向外擴張,更不用說電玩軟體業、高科技產業是如何在世界舞台上嶄露頭角。而在台灣與日劇捉對廝殺轟動程度更是令人咋舌。這一波韓流傳奇,大概就數韓國電影《我的野蠻女友》最為人所津津樂道。這部片子早在幾個月前,在網友吃好道相報下引起一陣討論旋風,高超的佈局技巧和令觀眾回味再三的「搞笑科幻」情節,高據BBS電影版上的熱門話題至今仍未稍些。當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女主角全智賢如何極盡「野蠻」之能事,把男主角車太鉉整的慘兮兮之於。小記者倒是對本片的始作俑者導演郭在容懷抱著高度好奇。到底是何許人物,能把搞笑、愛情、科幻、推理、動作等賣座電影應有的元素通通結合,且頗具巧思的相互穿插在一部片上?

No Attachment

摘自破報復刊214期 破世界

文 / 巫祈麟

No Attachment

摘自破報復刊213期 破世界

No Attachment

脫下紅粉七年再見白雪綜藝 大小年節演透透

文/巫祈麟    原刊於 破週報復刊213期 時事報導 翻閱1998年七月的舊破報瞥見一篇編輯室手記,文章盛讚這個為台北劇場灑下反串金金閃閃粉光的「白雪綜藝‧劇團」:「白雪的生猛活力與顛覆趣味簡直足夠獨立出線,感覺就像在檳榔攤旁,一邊看著美麗檳榔妹,一邊讚美俗民美學唸歌詩的頂級樂趣。」但這吉光片羽似乎稍縱即逝,這幾年下來幾乎不見胡BB、松島丸子、白鳥麗子妖饒的身影在劇場圈裡揮灑,他們到哪裡去了?創團七年,白雪沒有並沒有像劇場告別,反而在商業市場上,開出一條與一般劇團渾然不同的康莊大道。

No Attachment

軌跡三十 楓葉國度錄像實驗

文/巫祈麟  原刊於 破週報復刊212期 時事報導 華山藝術中心烏梅酒廠空曠的場域裡,現在正擺著六台大電視外接DVD放影機,前頭閒散著幾張倚子,遙控器在手前進後退自己來,四十部影像作品隨你看。免門票、無冷氣這大概是前所未見觀眾最自主的影展了。「北方磁場」(Magnetic North)加拿大實驗影展悄悄降臨台北整個六月……… 「北方磁場」總共集合從1970年代到2000年之間加拿大的影像作品,跨越多元的地域、文化、性別收錄了四十六位影像藝術家的創作,分成六個主題系列播放展出,包括「注視身體」、「自我演出」、「瞬間之際」、「主體/客體」「陌生/熟悉」、「媒體是…」錄像創作工作者瓊妮萊恩(Jenny Lion)是策劃「北方磁場」的獨立策展人。三十年,放在人類歷史軌跡裡也許是短暫的驚鴻一瞥;但就影像創作而言,短短數十年間留下的腳痕卻是極為光輝燦爛的一頁。攝影器材與科技創新的發展進步迅速,影像創作人前仆後繼的作品在質與量都非常驚人。此次選集的作品剛好充分代表影像創作的黃金三十年,「北方磁場」雖在名為「實驗」影展,但觀眾千萬別被這兩字給熊熊嚇到了。「實驗」並一定不代表「藝術」;「藝術」不等於一定看不懂或是能完全瞭解。瓊妮萊恩進一步解釋說:命名為「實驗影展」是因為這些影片代表著某一個時代裡蘊含的高度創作力,探索著影像語彙的各式可能性,見證著屬於影像的獨特能量持續地散發著光芒。是的,有些影片冒著誘引犯罪的風險、有些極致自我暴露之能事、有些帶著政治宣傳的目的,有些只想搞笑或只拍些窮極無聊的事。更有甚者,影片進行的速度非常緩慢,請相信這是創作者也想讓觀眾體會時間在這片刻流逝的速度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