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2 . All rights reserved. 020704_cur_1

戲遊瑞舞進階班
你準備好要上了嗎?

文/巫祈麟      原刊於 破週報復刊217期 時事報導

經過這幾年,你也許穿梭台北的大小電子吧,隨著DJ台流洩的音樂舞動身軀。記憶中心情特別高漲的那一夜,是恰好有機會遇上來自某某外國心儀已久大牌DJ來到台北放歌。有時興致一來,趁著週休二日的難得假期,昭告三五好友同吆喝,依著宣傳小單永遠不太清楚的地圖。在島國南邊海灘或是某個神秘山谷地點參加戶外 DIY 瑞舞派對,那種交融天與地間的精神出神狀態令你回味再三,從另外一個世界降落的途中,你彷彿覺得是一個全新的人。又也許在朋友的口耳間或是搜尋網路上的某個資訊網站,你比較多瞭解一點,屬於這代年輕人的用藥文化和咚咚咚音樂裡蘊含的複雜訊息。在某個不經意的當下,忽然覺得除了週末在吧與吧間流轉,身體接收各色糖果般的藥片之外,屬於台北年輕人的瑞舞場景,重複性居然高的嚇人,但是瑞舞和所謂 P.L.U.R 難道就只有這樣嗎?有些和你年紀相當的資深 RAVER,選擇背上簡單行囊到離台灣不遠的泰國帕岸島(Kon Phangan),參加月圓派對(full-noon party),傳說中那是個亞洲著名的派對勝地,那兒流動的嘻遊氛圍又是何種光景呢?破報訪問特別訪問三位背景各異,在不同年月參加有帕岸經驗朋友,也許能提供另一種你對這座南國瑞舞小島的想像空間。

歐洲瑞舞共和國

「七年前,我和一位要好的外國朋友一起在帕岸 Hadd Ring海灘住了一個月。」台灣電子音樂教父 DJ@llen 回憶道。1993年那時台灣的瑞舞派對還不像現在這麼熱,一切都在啟蒙階段。有關帕岸島的月圓瑞舞盛況,相關訊息是得自旅居台灣的一群老外。「那時候的我,剛剛開始被邀請在台北一些 pub 放電子音樂,我對所謂瑞舞的場景也不是那磨熟悉,當然一有機會就想往可供朝聖的地方鑽。從曼谷出發到接駁往帕岸島的巴士上,有一件事令我印象蠻深。那是一輛巴士載滿要到帕岸 party 來自西方世界的年輕人,有幾個以色列人一上巴士就按下隨身攜帶的收錄音機 play 鍵放 trance 雖然吵但這也還好,他們一群人居然可以隨著咚嗆咚嗆重複旋律一起唱和這可就不簡單了吧?你知道,如果是流行音樂有歌詞可以一起哼唱這不為過,但連 trance 都可以和著一起唱,連細部橋段的也絕不放過可厲害了吧?這算是讓我真正見識到,西方年輕人對點子音樂的熟悉程度和狂熱。」在帕岸 Hadd Ring 海灘的那整月,@llen白天在海灘游泳曬太陽,眼睛順道吃吃金毛美眉冰淇淋,晚上就和住附近的鄰居友人一起玩樂,生活過的頗為輕鬆愜意。「那時島上除了當地人,少有東方臉孔,大多數人來自歐洲,反而少見說話通常比較大聲的美國人。具我的觀察,會懂得門道坐老遠的飛機來帕岸的歐洲 raver,通常都很了狀況,共同的背景則是有點厭倦自己在家鄉玩得太商業太常態的那一套,所以來帕岸尋找另一種更自在的瑞舞派對。所以,大家既是來 party 玩樂也都頗順著玩興自在交流。霎時間有種歐洲 raver 共和國的氛圍。Full-moon party 玩的high當然是重頭戲,但也不需要看的太重,因為在帕岸島上人和人間自然流露的友善和諧的氣氛,更是令人玩味。」@llen說。

Stone Henge電子餘孽 帕岸再現光華

自1989起到過帕岸島不下二十多次,目前定居台灣的英國老外DJ Guya的帕岸經驗則是多的說不完。就他的瞭解,在帕岸島原本就有些從七零年代後期就定居於帕岸的老嬉皮和老花童。八零年代英國的炙熱的瑞舞場景,令年輕人趨之若鶩。其中最有名的就屬Stone Henge組織舉辦的地下免費派對,這群有著左派色彩的raver,當年做的瘋狂事蹟在瑞舞史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這群年輕人開著200輛各式大型卡車公車,在公路上飛馳。遇到看對眼的的派對地點,就用一堆車子把路口圍堵起來,在車圈圈裡頭大開為時幾小時到數月不等的瑞舞派對。條子當然無法忍受這等瘋狂行徑,1985年強大的警力強制驅離 Stone Henge party。Stone Henge 的故事看來告一個段落,但是這群人並沒有因此中斷這群派對動物身體裡奔流的瑞舞熱血,他們在阿姆斯特丹、伊比薩島、印度歌雅四方竄流繼續狂趴,其中有一部份人坐著船一路航行來到泰國的帕岸島,當然,電子音樂月圓瑞舞場景也就自始不息。DJ Guya 在英國的時候就曾參加 Stone Henge party,一聽有同好在泰國帕岸舉起電子旗,當然是不容錯身。於是,當他描述89年第一次到帕岸,那真像是個尋找失樂園過程。「現在,知道帕岸島的人當然越來越多,可是在89年那可是一個極其秘密又十分地下的瑞舞場景。我還記得,當時帕岸的嬉皮氣味比瑞舞風要重的多,基本上,來島上的玩的人,都愛自由與音樂。不像現在有所專業的DJ器材,只要有兩台收提收錄音機可以互相接歌就嚇嚇叫了,反正有音樂聽能跳舞就好,沒人會在意你用什麼器材。我到帕岸島這麼多次,也眼看著帕岸越來越商業化,一家家不同的度假小木屋、商店、電子吧不斷在開,月圓派對節慶的意味越來越濃,可是不管帕岸怎麼變,哪裡始終有種獨特的自由氣息,要我不斷回去帕岸一起加入這個屬於瑞舞大家庭。對我來說,這非常特別。」

這是一定要去的拉!

「在時序快近倒數2000年,我想在一個完全不熟悉的地方慶祝新世紀的到來,所以,我第一次獨身踏出國門來到帕岸。」那年,芬妮剛自學校畢業不久,和認識的一陀外國友人初嚐瑞舞滋味,也知道有帕岸這個地方。「對我來說,那是個很新奇的生命經驗。到帕岸慶祝新世紀的時候,那種上千人一同在海灘狂趴那等陣仗十足嚇我一大跳。不論,那天你有沒有用”東西”都不是重點,而是那種與天地與人共同慶賀的歡樂氣氛,就足以令你high到掛。只能說,這是你在台北不管怎麼趴都到不了的境界。如果,你只是想花錢來比較遠的地方趴,那麼在帕岸你得到的收穫,可能比你預期的要多的多。」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分享著友誼,帕岸的自然熱帶島嶼風光,聽奇奇怪怪的音樂,這些都是當初沒料想到的事。

她在帕岸停留近乎一個月,沒花到什麼大錢,卻得到很多快樂。作為一個資深瑞舞妹她提出以下的建議:「如果,你覺得對瑞舞很瞭也很投入,那麼一生中來一次帕岸島是必須的。或者也就足夠了。這非關藥物,非關你對生命的態度,而是一次也許稍縱即逝的美妙經驗。」一向瘋瘋的她,突然有點嚴肅的說。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