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2 . All rights reserved. url

再見安娜《夢幻女剎》

文/妮基塔             原刊於 破週報復刊218期 影評

《夢幻女煞》(Shattered Image)這部片在剛上檔的時候台北有四家電影院放映,才不過短短兩個禮拜,就只剩西區一家電影院繼續奮鬥中。片商沒有砸大錢,宣傳效果立見殘酷。

本片由許久不見的安娜巴麗瑤(Anne Parillaud)和威廉包德溫(William Baldwin)分飾男女主角,共同演出這難分真實/夢境的驚悚片。故事的開始,像是《霹靂煞》(La Femme Nikita)女殺手的延續版。她戴假髮足蹬高跟鞋,著一身黑皮衣裙,冷酷地出現在一家酒吧。鄰桌的男客請她喝馬汀尼,男客示意要她尾隨到洗手間,在廁所隔間裡她出奇不易地掏出滅音槍,男客應聲倒在血泊中。場景急轉直下她變做一位面目和善溫婉的新嫁娘和威廉包德溫一起到雅買加度蜜月。她和她的精神狀況都極為不穩定,因為被強暴的陰影一直纏繞著她/她的夢境,於是一段現實生活與潛意識彼此不分糾結就此展開,輾轉之間「夢」變成追查施暴者唯一的線索。極端二分法的場景與背景音樂,對照著她在城市只接殺男人的案子;她在小島尋求丈夫被灣的保護,結局則還是真實與夢間的未解題。

智利裔法籍導演拉烏盧魯斯(Raul Ruiz)是遊走於實驗和藝術片之間的影像能手,本片是他初探主流市場的作品。在《夢幻女煞》之後他又接拍《追憶似水年華》(Time Regained)影界一般對他的評價頗高。嚴格看來「夢幻女煞」不是一件太成功的商業電影,但若硬要歸類成藝術電影又有點牽強。說他實驗性質高麼?觀眾又太能理解他壺裡賣什麼不痛不癢的膏藥。這有點像在看一部仿的有些瑕疵的西區考克式情節老電影,不知道導演的手法是太過懷舊抑或太過陳腐,觀眾必須有耐心等待緩慢的鋪陳步伐,情節發展擺盪在可預測理解的範圍內沒啥大風大浪,而不斷重複兩端平面又斷裂的節奏,就通通視為導演在處理本片風格化的特色吧。

得承認安娜巴麗瑤仍是極具螢幕魅力的女演員,片裡她揉彈煙的習慣,雖然是個有被導演濫用之嫌指標動作,試想如果由其他女演員詮釋角色中這個過度神經質的舉動,也許多少會有過於造作之感。神奇地在安娜巴麗瑤身上就不會有太過令人厭煩的重複性。不過,在片中她的角色兩者之間太過疏離,大幅削弱她原本出色的演技。不可諱言,《夢幻女煞》片裡實在有些地方處理的太冗長難耐,得按下快轉鍵或是伸個懶腰喝杯水,才跟得上心裡預期情節的速度。對觀看本片的忠告是:把心情輕鬆,別帶太多期待,憑藉著那麼點對安娜巴麗瑤美麗的想像,聞味霹靂煞(La  Nikita)裡令人玩味再三皮衣女殺手的暗香餘韻即可。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