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2 . All rights reserved.

OPEN BASEMENT 誠品掛牌開放 表演藝術地下閃亮亮

文/巫祈麟          原刊於 破報 復刊222期 封面故事

誠品書店和台北小劇場的淵源極深,從一開始當敦南店還在圓環邊的時代就舉辦過小型劇場演出,到1994年誠品在天母店開幕不久,舉辦《人間劇展》時還引發當時破報爆出《人間鋸展》專題引發「小劇場已死」、「小劇場,你在那裡?」論戰,1996-1998年舉行過三屆的「誠品地下開放藝術節」性質各異表演團隊。不可諱言,台北若少了誠品書店,藝文演出的活動情況將會變得非常不一樣,特別在早些年前,台北能作表演空間的地方選擇並不多的時候。能進誠品大門的團隊,仿若都有蓋上品質氣質兼而有之的CAS。更別提,所有念冷門藝術科系的莘莘學子,更把誠品書店視為救贖報告研究的英雄。把表演藝術類專業書籍,分門別類規劃各自「書區」,並且還有兩個書櫃以上的中外文書都有得悉心選購,當真零涕再三。

雖然誠品還是以推廣及銷售書的業務為主業。其他周邊相關藝文活動的舉辦,並沒有太多餘的心力、人力互相支援,但仍秉著能辦就辦,最好不要賠錢的大方針。就著愛好藝文的角度並且希望引介多方面向的展演活動,並且希望滿足各種份子的要求。職企畫處媒體公關副理李玉華表示:「當時在規劃誠品敦南店之初,特別找來陳克華做空間的設置規劃,就預先設想會和各類型藝術展演活動做結合,所以,期望做出在書店賣場空間之外,有一個專屬應用的替代空間辦活動或是展演。」於是到現在仍可見地下二樓的空間裡留化妝間、簡單的燈具設備、技術操控室、地板一旦貼上地膠就是個小型的表演空間。

相隔近三年之後,誠品書店劇場藝術節又和觀眾見面。本次由李立亨擔任藝術總監策展,以「what』s the next?」的角度規劃,橫跨五年級到六年級,四組領域迥異的表演團隊或個人,參與近一個月的演出。「我衷心希望,這個藝術節像是網路與網路間連結的管道,來觀看演出的觀眾,可以有一個既新且遠的眼光,去看待未來表演藝術的未來。也期待在此間看到新的創作的可能性與新的創作人才。」李立亨說。於是,以舞台上「只有兩個人」為主題,這個屬於B2地下室的劇場重新開張!

戲曲瑰麗劇場-《傀儡馬克白》

由現代及戲曲通吃鬼才導演李小平和朱安麗和盛鑑主演的《傀儡馬克白》。原是本次藝術節的開場節目,卻因為盛鑑臨演前頸錐病痛意外之故,從開場硬生生變壓軸!這齣由邱少頤編劇採樣自莎翁名劇《馬克白》兩位主角馬克白與馬克白夫人的劇本,原是邱少頤幾年前報年考戲劇研究所的習作之作,跟莎翁的《馬克白》並沒有一定的關係,亦非不是《馬克白》現代或東方詮釋,而是承繼馬克白人物中的原形背景反覆討論像是變奏體般,表現那難以具像,屬於人性底層幽闇原始又懷著陰森及恐懼的黑暗面向。導演李小平表示:「《傀儡馬克白》雖是現代小劇場形式的劇本,但和這麼優秀的戲曲演員一起工作,不適時組合點戲曲裡迷人的經典元素,也為免有些不自然。戲曲演員自幼練功唱白,在每個人的身體裡,各個都有十年的寶藏可以花,拿來實踐當代劇場形式或是內涵都是為戲加分。只是,戲曲演員有時因為練功作戲的底子深,形式化的演繹角色,習慣把自己和角色離得很遠。只要,用到對的方法,讓戲曲演員「放掉」形式,釋放從自身內而出的能量,通常,這種力量都是相當驚人的。」

此言果然不假,上個星期五舉行開幕讀劇之夜,兩位演員不著戲服端坐在椅子上,在擺設極為乾淨的舞台,一字一句吐詞念白,配合陳揚老師現場音樂齊奏之下,席間能量隨之高漲漸至飽滿,一幕接著一幕,在在緊扣著觀眾心弦。隨著劇情臨到結束時,主人翁精神狀況呈現錯亂潰堤,劃下精彩的完美句點。居然,在這麼單純的讀劇之夜裡,由兩位資深的戲曲演員超水準的演出,引領著觀眾完整體現,台北小劇場好久不見此類型急速堆積能量的小劇場魔力,著實令人驚豔不已。

戲劇同志劇場-《新天堂公園》

同黨劇團即將在週末演出的《新天堂公園》,則充滿屬於同志的「新公園」年代的懷舊氣氛。具導演邱安忱表示,第一次上演是在民國八十五年的夏天,首演地點是一群藝術家所聯合承租的地下室「二號公寓」。當時小小的演出空間擠滿上百個觀眾,場面極為熱烈。他為了寫這個劇本,在新公園(現已改名為二二八紀念公園)待了三十個晚上,田野調查式的直接或間接的訪問超過二十名左右的同志,經由他們的故事,及週遭朋友的生活經驗,將角色凝縮為七個人。他不諱言,當年創作劇本時,正逢人身低潮期,也許思考的面向也比較灰色。也許,不能確切的代表民國八十五年左右的新公園同志生態,卻可約略紀錄同志在那一時期所走過的步伐。

此番在誠品演出,他又將角色刪結成六個,由他和另一位演員康寶分別飾演三個角色共同領銜。在老爵士歌手的陪襯音樂下,幽幽道出屬於八零年代男同志的一輪風景。他笑稱,在演出片段裡,有些對白也許稍嫌不合現代時宜的情節,他仍刻意的保留下來,希望作為對往日情懷的回憶,但亦帶著稍許抗議與期許,因為就他看來台灣社會經過這麼些年雖見開放,但某部分人仍就對同志族群帶著太過好奇或者奇異眼光,他期待這齣劇碼的再度上演,也可以讓非同志族群能多些視角去認識同志。

音樂肢體劇場-《當河流相遇海洋》

謝韻雅來自島國台灣,近年活躍於劇場、舞蹈、人聲、電影近乎全才的創作人。Scott Prairie來自紐約都會,亦是遊走於音樂、即興、繪畫、藝術心理治療諮詢藝術家。機緣巧合下他們相遇在紐約,隨後回台定居專心創作。隨著合作經驗默契模合值越高,作品也越見成熟豐富。當然,每個人對機遇的相見自有一番冷暖感受。而多才多藝的他們倆聯手譜成的機遇之歌舞,當然也很繽紛燦爛。在四個演出團體裡,謝韻雅和Scott Prairie的《當河流相遇海洋》製作應是最為繁複多姿。他們的演出,結合現場音樂、人聲、舞蹈、多媒體影像、藝術裝置、即興,並且藉由互異的撞擊,去產生最多的可能性。「不管run down 如何設定精準,每場演出我們都預留可以自由即興的空間,照著當時的情緒與和觀眾的互動。我希望觀眾進場時的視覺感官,也有如在隨機觀看展覽時的自在與自由。」編導謝韻雅說。

為了有效的「利用空間」還策動整整一個星期繪畫與裝置展,完整的把「相遇」的概念表達地清晰徹底。展出內容則相當有趣,一是擔任舞台設計的韓國藝術家洪英仁以涓布為素材的裝置藝術,加上謝韻雅的聲音裝置。另一向重點則是Scott的信手隨筆或拼貼的手繪畫作展,這本他視為「創作心理療程」的繪本,是九年來的心路歷程,也可視作藝術治療的養成手冊,一幅幅由經由電腦輸出的畫作內容天馬行空,十分生動有興味,仿若有見書如人之感。而《當河流相遇海洋》要表達不過是,人雖經千山萬水,最終,仍回歸與自省與內在的對話。Scott的畫算是把整款「相遇」概唸作了最佳註解。

舞蹈能量劇場-《單人房》

布拉瑞揚和許芳宜的組合,大概,是今次誠品藝術節最令人期待的演出。他們倆各自從待遇穩定優渥國際知名的職業舞團轉向自己還年輕身影。準備聯手打造自己的夢想。《單人房》說的是一個及其私密的場欲裡,自己和空間的他者對話。編舞者╱舞者布拉瑞揚說:「某天,當你在房間裡,也許曾有這樣的想法。在這個時空這個時刻,也許有人在跟你作同樣一件事,但是,他卻與你無關。或者,在不同的時空,不同的場域裡,他的語言、思想、動作正在跟你作某種連結與溝通,你也正不自知的回應著。《單人房》在試圖說明,在這一個當下的巧合,一切似乎變得很有趣。」回盪空間/時間之間的身體,便交構成一種心情,一個階段,也是一個狀態。

有趣的是,曾登上過各個世界著名劇院的舞台,這兩位見過世面的專業舞者對誠品地下樓的表演空間,也有和一般在地表演者不同的看法。當有些表演團隊正苦思,如何將略嫌單薄空曠的表演空間塞滿。他們在訪談間卻帶笑的表示,觀眾近距離觀看演出,當然,每個細微的動作和呼吸都要專注詳加注意,這是一項挑戰沒錯。可是當初製作取名《單人房》,對他們來說實在是覺得舞台的空間有些侷促。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