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 . All rights reserved. currents_345_1

懷抱土地的女‧台式舞踏《瞬間之王》

文‧攝|巫祈麟 特別感謝日文翻譯|林于立立
原刊於破報復刊345期時事報導

本週末,台北,難得來台日本招牌舞踏團體「山海塾」國家戲劇院登台。同時分,標榜台灣第一個舞踏團隊「黃蝶南天舞踏團」則在牯嶺街小劇場創團演出《瞬間之王》。兩者相異對照看,可探見一些有趣,但可能不足於說項的對比。‧男身女體顯思維

「舞踏」是現今日本輸出文化創意產業最重要,銷外異國純種極致的氛圍。兩個團隊為首的當然要是日本人,要道「舞踏」道統源流,兩位團長天兒牛大(Ushio Amagatsu)與秦.Kanoko,身體訓練和師承都可歸結轉化舞踏之父土方巽(Tatsumi Hizikata),兩位身體觀各有美學精準眼光,無庸置疑。「山海塾」從日本到法國立根,放眼全世界舞台,舞者全由血統純正體態堅拔的日本男性擔任,創團近三十年來從無例外,成為招牌。秦.Kanoko從1998年為始,離開日本飄浪亞洲,生了兩個可愛女娃,最後屋築台北邊緣深坑山區。「黃蝶南天舞踏團」兩位台灣團員,一個同是有家庭負累仍不懈打滾表演劇場的媽媽-李薇;另一則是幾近盲眼身形有著粗直怪狀美麗的李佩綺。「山海塾」受邀新象以團的名氣響亮票房不足掛懷,想當然爾吃好住好,錢也進口袋;「黃蝶南天舞踏團」為求藝術自由在一種「無依靠」的狀態下,堅持不拿任何日本或台灣政府相關部門與基金會的補助,寧可向銀行借貸欠錢,前程全由觀眾心證定奪,輸了,扛債!為省便當錢與聯絡情誼,演出相關義工群近四十人,演出期間每日一千元兩餐,搭灶煮大鍋飯。

看什麼「舞踏」呢?此兩種全男雜女的舞踏都很值一看,保證開啟觀者視覺經驗的享受,溶入真善美的藝術精髓。嗯,怎麼看都很有意思。

‧接觸身體的本質

十分有幸,混行實驗性質表演小圈有年,幾閱盡近年,秦kanoko各時期從帶領舞踏工作坊與學員一同呈現的「Body’s Garden」、「亞洲巴洛克」,或在台北獨立發表的演出的作品《酷愛蟲的公主》、《拼裝淨土》,每每讚嘆著她用一個十分樸質耽美的形象力道,在舞台上她毫無羞柔,翻滾著幾乎無法避免直視的澎湃能量。曾經私底下與她聊天,總要先讚嘆她對身體的掌握性和精準度,怎麼可能像個受過神仙指點過的瘋癲超人般運度自如。秦kanoko則帶著日本人慣有的客氣笑說:「沒有,沒受過什麼特別功夫,連小時候體育課跑操場這種簡單的身體鍛鍊,總是的跑最慢的一個!舞台上的那個我,她/他自由的跑出來了。」

眾所皆知台北身體派的小劇場的表演者們,十分好學。參加名目各異的工作坊,是提升自我高度,進入社群的最佳管道。秦kanoko最初來台也主持了不少舞踏工作坊,其特殊對身體概念與專注方式,對參與工作坊的老劇場人中耳語傳言甚為特別。不過,秦kanoko對學員倒是有番不同的意見,她認為來參加舞踏工作坊的學員,大多抱持吸取舞踏經驗,再從中轉化為自己藝術表現的型態,學員看見舞踏之「形」,卻失行舞踏之「實」。這當然好,但卻背離,她試圖讓學員更加接近所處周遭環境的身體性的初衷。

直到2003年,在新寶島視障劇團遇到幾位盲人舞者後,才有了轉變。她在此工作經驗中,感到盲人們並非以眼睛所見模仿舞踏的型態,而是透過身體的溫度與呼吸,在接觸當中體會到的身體感覺來認識舞踏。又是一次機會,那時秦kanoko在主持新寶島視障劇團舞踏工作坊,她在台灣的好友吉井孝史正為工作坊製作紀錄片與擔任課堂翻譯,很巧有機會看到剛開始上課其間的初剪毛片。幾個鏡頭裡,秦kanoko十分有耐心,輕聲的用還不熟練的中文和肢體間學習,試圖教盲人們試著擺動運作自己的身體,可每每看她吐舌,好像是在很不好意思的說「啊!我忘了他們看不到我的示範動作,真該小心一點的」。其細緻的對應態度,令觀者無不動容。想不到後來這些經驗,給她很大的觸發,體會到舞踏不是一個依賴形式傳達的藝術,而是把某種具備形體的什麼敲碎的瞬間,才是舞踏。

‧餓的現實

秦Kanoko舞台呈現在《瞬間之王》秦.Kanoko要探討身體裡的時間與記憶。最初的構思源於在台灣或日本古老農家社會,屋樑上通常都會懸掛一串穀物,懸糧之俗來自於幾百年前飢荒時期的記憶,農民們為預防發生飢荒憾事,所以將穀物儲存在屋樑上,「瞬間之王」就是指這串穀物。幾百年間,穀物一直在屋樑上等帶著下次飢荒來臨。穀物隨著長期等待的時間感,像似妖精般的存在,在等待著飢饉的瞬間,彷彿陷入一種瘋狂的時間。人在飢餓中會做出脫離常理的事情,比如把自己的腳吃了、把兒女賣了、殺人…這些都是真實發生過的事情。飢饉其實很少發生於當代富裕社會,秦.Kanoko想透過飢饉,要人省視週遭物品的感覺,這種感覺將透過盲人舞者李佩綺的身體展現出《瞬間之王》。舞中呈現的十個片段,有不少是秦.Kanoko生活在台灣的這幾年間,所感知台灣底層身體的震動。比如舞碼裡有一個橋段取名「寶山巖」,其實是在訴說公館寶藏巖居民為求保全家園,曾經發生當推土機和官員試圖驅離居民破壞居所,住民們把自己綁在柱上牆上不忍離去,或擲石丟人單薄地保衛家園的激烈抗爭過程。所謂堅持前衛,真實記憶,在地身體連結的舞踏,也不過就是如此吧!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3 Comments

  1. Posted 26 Mar ’13 at 5:38 pm | Permalink

    It’s an amazing paragraph for all the internet people; they will obtain benefit from it I am sure.

  2. Posted 7 Jun ’13 at 8:30 am | Permalink

    Hi there! Would you mind if I share your blog with my facebook group?
    There’s a lot of people that I think would really appreciate your content. Please let me know. Thank you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