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 . All rights reserved.

正在通往未來的路上
-小記「第三屆台灣設計博覽會未來館」

文/巫祈麟             攝影·手繪/馬可‧卡薩格蘭(Marco Casagrande)

芬蘭籍建築師馬可‧卡薩格蘭(Marco Casagrande)應淡江大學建築系之邀,來台履行教職剛巧屆滿一年。從2001年為始,他與台灣的機緣牽引不斷,台北公館寶藏嚴、台灣地貌展、台北城市行動(Taipei on the move)、台北當代美術館104徵件展…都見他的手筆在島城與鄉之間駐足,燦現他旺盛的創造力。今年十月中,馬可協同建築師/作家阮慶岳以雙人策展形式,在高雄衛武營區共同策動「第三屆台灣設計博覽會未來館」,馬可則又更闊大幅度與向度,把近年他兩度獲選威尼斯建築雙年展於芬蘭館(2000)、丹麥館(2004)展出的作品「六十分鐘人」(60 Minute Man)和「後工業艦隊」(Post Industrial Fleet),以影音、模型、圖像輸出的方式展出,讓台灣閱聽者有緣親炙風采。

‧重現建築之非人尺度

若熟識馬可的人都知道,他把前蘇聯電影大師塔可夫斯基(Andrei Tarkovsky)的電影《潛行者》(Stalker)奉為圭鎳,視之靈感泉源,他支手創作的每個作品幾乎都遙遙與《潛行者》聲息呼應。未來館的展場在未整理之先,由於原駐地的軍方遷撤,荒煙一片蔓草叢生,植物們的生機力量,幾乎掩蓋了建築物原本的規格。這點到讓馬可十分心喜,他幾次到衛武營探勘場地,每每直說這是《潛行者》在台灣復生的電影場景。對於設計來自北歐的馬可自有另一番見解:「我認為,設計是在高度自制的創造力底下,仍保有自由去探觸那些不受控制的事物。不管是工業設計、室內設計或其他類別的設計行為,最好的設計,總在藝術的創造力和日常生活中構築聯絡的橋樑。在控制設計成品完成之先,是富挑戰性的藝術創作過程,這正是貫穿未來館的主旨。」

這座軍方用作洗衣房的房舍,在日據時代是一間馬廄,屋裡挑高的建築尺度和拱門設計,屋頂是以台灣早不復見的台灣古檜製成,馬可大刀在平面圖上,以中央高塔為中心,打通內外雙圓,列呈東南西北四方座向,勾勒未來館的藍圖。在高人一等百扇窗櫺上,則掛上一幅幅攝影作品。除馬可之外,內部展品也由一群來自世界各地不同領域的藝術家與科學家,藉著各自善用的媒介工具,為現今人類環境提供彼此論述的空間。其中包括來自愛沙尼亞最重要的建築師威蘭‧昆拉普(Vilen Künnapu)與他同行的兒子建築藝術家阿格斯‧昆拉普(August Künnapu)、多位北歐籍建築師和建築系學生聯合組成的國際建築營隊「機員31」(CREW*31)、日本綠建築微觀建築氣候先驅加藤義夫(Yoshio Kato)、日本音響裝置雕塑藝術家磯櫻(Iso Sakura)。台灣參展的共同行動者則有建築師季鐵男與東海建築系學生組成的七一小隊、攝影師葉偉立、行為表演藝術者高俊宏和多媒材文化人妮基塔等。構成展場原素包括建築、都市設計、環境規劃、行為藝術、裝置藝術、繪畫、電影及平面攝影。參與者在「海洋」(Ocean)、「城市遊牧」(Urban Nomad)、「城市有機層」(Organic Layer)、「都市針灸術」(Urban Acupuncture)等四個題目中,產生對話連結回應,作品也可能在不同跨題目中游移。展覽其間並以紙本小開報紙形式發行的《嗶波新聞》作為觀展的伴手讀物。

未來館不多加粉飾或添加過多的人為設施,甚至連作品說明也力求非必要則完全捨去張貼輸出。走在其間,務求讓觀者靜心領會提耳諦聽,重現這棟百年建築,整齊的工法與蘊含其內的神奇能量。衛武營裡的軍事建築,即將開發都市規劃再展覽結束過後整體拆除,作為為來南部國家音樂廳和戲劇院的預定地,和商人們撈錢的新戰場。衛武營舊式建築,定成陳跡。在營區裡,環顧數著饅頭過日的過往歲月,和歷史刻痕,在未來館裡,遇見曾經,步履蹣跚猶疑地,向未來走去。

原刊於 2005 Egg magazine 11月號

More Photo on Fickr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