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 . All rights reserved. KAPPELI

與大自然同守永恆 芬蘭悠萊詩禮拜堂

文/ 巫祈麟    攝/維薩·亞圖能( Vesa Aaltonen) · Nikita Wu

大自然的生息深深影響著芬蘭人的生活,為了安然度過寒冬。因此雪融的春夏兩季,城市和鄉村隨處可見工地,所有外部建築工程必須在下雪前趕緊完工。入秋,由哈洛馬建築師事務所(Haroma & Partners Architects)設計的悠萊詩禮拜堂(Jullas Chapel)也在幾星期前正式在地表上刻下名號。

悠萊詩禮拜堂位於芬蘭西南方的小鎮卡林納(Kaarina),安靜低調地站在靠海岸線的峽灣處。從山下業主Antti Aarnio Wihuri私人宅邸,沿著花崗岩山坡的順著海岸修築小道,蜿蜒向山坡高處的基地。

禮拜堂建築外觀是由大塊的銅片特別訂製而成,半圓拱造型和材料選用是業主對先人的緬懷,從稍遠處看,禮拜堂造型像艘倒掛的船,和業主Wihuri家族百年前在芬蘭立業造船事業隔代遙念相互呼應。 銅片隨年歲的變化轉換顏色,意望最終禮拜堂會隱沒在一片樹景和山色之中。

建築主體共分上下兩層,一入禮拜堂的上層,便被寬闊海平面的景像攝住,拜訪那日下午非常幸運,日光大好,圓頂和灰石板地,讓視覺自動有了景深的呼吸空間,在清楚成像的距離範圍裡,對比樹與十字架變形後的黑色窗櫺,使禮拜堂充滿了光線融和能量。領著我們一行人參觀的基地監工經理提摩·倫德(Timo Lundén)先生解釋,業主對海景如何展現有著精準的計算。使隻羅盤座向221度,便是面向海口的那方開落地大窗,恰是這家族秘信有關航海與方向的幸運數字。內部陳設極限簡約,同屬黑色的長板凳椅、黑燭臺、黑色展式書架上一本陳舊的聖經。

禮拜堂是處令人不由靜默的所在,提摩細說禮拜堂的預訂建設時程,其中大概悠悠經過十年的時間。業主本來想要為家族已故雙親建座紀念墓園,卻意外遭逢摯愛的妻子身染重疾。墓園當然不適宜在日夜和生命奮鬥爭取時限的愛妻正病時多能費心,實屬不吉。幾年後,愛妻不敵病體,走了。計畫又沈靜了幾年。當老人又提想起墓園的設計圖,這時心境早已不同。家族的禮拜堂便是聚合他和至情家人記憶之處,和很久很久以後的歸鄉地。後排的牆上掛著他想念家人的黑白遺照。其中還包括一張小女嬰的照片,但不知怎的,那天下午突然不想繼續聽心碎的故事。

下層的空間便是業主至親之人停留之地,黑色莊重的方格,叫人不自覺沈唁。墓園總是為生者而設計,匯聚延長記憶的凝結與不被遺忘的深度和厚度。眺望著窗外的景色,忽然對設計者和業主的最終建造的成品,有了靈光一閃的交合。古人不是有句「水盡而寒潭清,煙光凝而暮山紫」?在日夜變換的天光,時序或者有冷有熱,半年光景的白雪覆蓋與落葉繽紛。生生一代傳著一代的力量,總在森林裡交替不息。人愛在自然之母的懷裡倘佯,無論生死,並帶著永恆的微笑。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