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 . All rights reserved. 4183852196_1c01b1c8f2_b

破繭而出!真有弱建築?

文/巫祈麟
Photo by Marco Casagrande · Nikita Wu
本文同時發表於 2009.12.21 準建

由臺灣建築師謝英俊阮慶岳和芬蘭建築師馬可·卡薩格蘭(Marco Casagrande)所組成建築團隊「弱」(WEAK!),為2009年深圳香港城市建築雙城雙年展參展作品「繭」(Bug Dome), 於12月5日雙年展開幕之前,預先開放並舉行建築隨談、讀詩會、啤酒烤肉會與邀集地下樂團現場演出,隨即成為本屆雙年展眾所矚目的焦點。 「繭」的外型由全由竹子劃片鏤空編織而成,在深圳市人民政府和周邊摩天大樓群與天爭高,在夜晚與星空比燦爛的輝煌燈火中,「繭」的存在顯得怪誕好似惑星樣 的外來種,盤在荒地上身態輕盈地,與在微風中慢搖的黛綠雜草和白芒葦唏唆對話,全與都市裡瀰漫著污染煙塵和車水馬龍的摩登進步氣息無涉。

「弱 」結社

經歷各自人事沉潛三位建築師年屆中年男子組成建築團隊,不若青春無敵時代的偶像團體小虎隊或F4在舞臺和聚光燈下載歌載舞,娛樂大眾。反倒求師大自然向昆蟲學習建築真意。最初,三人相熟於建築師季鐵男主導在奧地利林茲舉辦的都市閃光(Urban Flashes)會議,隨後馬可受台北市政府文化局之邀作調研,馬可選定寶藏巖作為發表作品的場所,謝英俊自發出手幫忙,造就兩人間的革命情誼,馬可也因為寶藏巖的作品「台北有機層」有機會認識當時淡江大學建築系系主任陳珍誠,獲邀客座教授教職,在淡水任教數年。馬、阮、謝便有了更多交流的機會。阮、馬合作的項目包括第三屆台灣設計博覽會未來館和多次在實踐與元智大學舉行的工作營,2006年由阮慶岳策展威尼斯建築雙年展台灣館,亦邀了謝與馬參加。

2007年開春,三人齊聚謝英俊在日月潭的邵族基地歡度倒數,當時謝不久前和工作夥伴以泥土混和少許石灰與稻草作砌牆實驗,頗讓馬可和阮感到驚奇。喝啤酒和吃烤肉的同時,三人便有組成建築團隊的想法。是年春天馬可住在台北三芝起名T工廠(T-Factory的廢墟裡,發現泥壺蜂偷了用來修補屋頂的水泥,混和唾液和泥土為自己築窩,與先前在謝英俊處看到的工法有著奇異的相似度,但蜂屋的造型和空間構築都屬一絕,他馬上拍了照片拜師學習研究,上了向昆蟲學習建築的第一課

T工廠的泥壺蜂窩

在接獲雙城雙年展正式邀約後,原本就互相欣賞的三人,組成建築團隊的時間點也就順水推舟,距開幕不到半年的時間中,交換討論多種設計方案,馬可領銜建築美學軸心,謝英俊主導建築工法及在地動員組織,阮慶岳接合建築本體之外內在精神軟結構,尋找在雙年展官方提供非常有限的經費下琢磨可行的設計方案。

馬、謝、阮三人雖起名團隊名稱為「弱」對應現代建築間種種陳腐濫調和媾合機制,但各人既是獨立的個體,理解建築的「弱」方向亦有分別。對於謝英俊,他自多年各地災區營建的經驗裡體悟「開放建築」和引自法蘭克福學派哈伯馬斯(Jurgen Habermas)的「互為主體性」以覺察或在行動研究中用的反映提出的從下而上「互為主體建築」理解。阮慶岳則偏道家文人思想,以道德經為本詮釋。對於馬可,一部1979年蘇聯導演安德烈•塔哥夫斯基 (Andrei Tarkovsky)電影《潛行者》(Stalker),就是他理解建築創作的聖經。 他愛引電影裡如囈語般的名言,然而電影影像和主角們的關係和對話是他建築語言的精神導師。一生帶領追尋一處Zone,一個隱密而豐富的他方。令人玩味的是三種理解和走向弱建築的精神,在不同調的音階中,在耐心理解和同理體會互通有無中,似乎可以仍能找到些微的合音。

推翻設計與記憶有機共生

當距開展日近不到三禮拜,三位分居芬蘭、台北、日月潭或重建災區多地的建築師們,為經費為施工方案和主辦方拉距,已早不知合算到底有幾次要退出。負責建造雙年展的佈展團隊開出天價裝置原來就定的設計案,謝英俊當下立刻緊急從四川災區,調來還在蓋裡坪小學的夥伴劉振一人,支援組織「繭」的建造工程。剛滿25歲的劉振非常年輕,卻和謝英俊合作一段很長的年歲,他從四川飛抵深圳,一天時間便決定基地的就地位置,號召長居深圳的友伴尋找建築材料與協力。

Photo by Liu Zheng 劉振

「繭」基地處於頹廢已久的建築廢料垃圾堆,漫草和秋芒為閒地披上生機。基地旁的圍牆裡,恰是深圳建築打工仔們落腳的工寮(又稱工棚),打工仔是當地對內地從四面八方的農村來深圳掙錢討生活農民們帶點嘲諷意味俗稱,有時則臉孔不分的全叫「師傅」。他們大多小群聚合以某諳熟當地建築缺工生態的潮州人為工頭,仲介人力分配交涉工程。

「繭」的搭蓋便就近探問幾位工頭後,組織第一批13位師傅組成的建造大隊。劉政手中帶著謝英俊和馬可手繪幾張單薄的設計草圖和師傅們研究蓋繭之方。為撙節成本以竹子劈成細竹條,代替原本用鋼條作為建築結構。兩位從廣西編織之鄉丹陽村來的大韋、小韋兩位師傅,為主體的編織工程獻上絕大部分的智囊,建造大隊的手工了得,竹編主體工程僅花三天時間,便大工告成。隔天絕大部分師傅收拾細軟,不知奔向何處,留下劉政和他的好友們與四位師傅,繼續未完的業。

離開幕時間一週,馬可自芬蘭來深,投入內裝工程。他決定以徒手搬運的方式,自「繭」後方的廢土堆裡撿拾大塊的水泥磚頭回收廢料,拼裝火塘生火和臺階。整整一天和張師傅和成師傅,如螞蟻帶著愚公移山的精神,力扛近千斤石。

若對照「繭」原始設計方案,工程計畫原是要把結構外頭在敷上由泥土、石灰、碎石組成的「弱」水泥,營造昆蟲半穴局的氛圍,但工程過巨力有未逮逐一被推翻。在師傅們的巧手下,顯現鏤空半隱又別有洞天的生氣空間。

馬、謝、阮三位建築師距開幕一天,總算跨越圖面表象、網路電郵、skype的溝通,終於團聚「繭」中。實際站在基地上,作品因地制宜,結合兩位韋師傅的工法,有機長成自身樣,其本身的呈現向度早遠遠超越想像,再度量忖「弱」的意義,似乎隱指著人事彈性變通,與地和諧共生,尊重在地智慧的地方性知識(Local Knowledge)與回收都市中過度消費後的殘餘,再生人與大自然間緊密而相親的連接。工業發展後無章城市發展也到該轉向的時刻,這步進程不應由已模組僵化的城市領頭。這次農村不再以武裝包圍城市,而由重新賦予農村天地人相互尊重相依的新價值,以敬天人與大自然用愛包圍城市。

住在工寮的兩位韋師傅都才三十出頭,自少年便離鄉到深圳作建築工,悠悠十幾年過去,他們親身參與城裡一棟又一棟高樓,自田地中光炫長起的過程。談到「繭」的合作機緣,他們反覆說了一遍又一遍,年幼時見鄉里的大人如何用竹子搭牆與屋頂,竹子最忌蠻力屈折易斷裂,小火稍烤竹枝,就能毫不費力的地使之彎曲定型。「繭」召喚著兒時在壯族間留傳幾世代的記憶與工藝,他們和馬可共同分享森林打獵湖中釣魚的美好經驗。等工程全部結束,他們倆不好好休息,藉著夜色,揀最後的沒用上的竹片和芒草就地編了一方小桌,送給團隊當禮物放置由台灣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贊助印行的「參展目錄」 《繭響》(Cicada)

Bugs’ Day and Night 活動十分成功,所有硬體設備在臨開始前到位,剛開始沒電詩人扯嗓讀詩、團體噪音、建築經驗分享座談,佐謝老大盛名再外的烤肉,對飲啤酒聽地下樂團的民歌,火塘越夜火益旺,開放舞台讓各省鄉音與清唱得到觀眾鼓噪叫好迴響,這夜花費水酒車馬,全由三位建築師自掏腰包。韋師傅們也略帶小小驕傲地,邀同鄉同城打工的友伴來「繭」參觀,用家鄉話介紹,基地裡的平台和階梯是他們如何用木條和鐵絲繫綁而成,建築體全以手工竹編結構,沒用上一根鐵釘!還有,老外使勁蠻力搬石頭趣聞。來訪觀眾有位任職即將建造深圳市民中心,另一新地標「水晶島」國外建築大師事務所十年的建築師來訪,見完「繭」他忍不住拉著弱團隊的建築師,大讚作品空間和其內涵如何令他動容,比較任職事務所對建築規劃的浮誇不真實,他立即當夜決定向老闆遞辭呈。



想像中國建築Next

「繭」造型絕妙符合環保,有機浮游著人對回歸自然的嚮往潛意識,生火挑動人在地球上幾千年的求生延代的原始基因。馬可對這十年參與大小建築/藝術展有一番獨到的見解,他說:「我恨展覽!因為看盡圈中人吃人的食物鏈事業結構。確無法忘情,作品能在觀者心中能產生何等大的影響力,也許是小作,但如何能讓作品長出自己的聲音並且清楚響亮的宣告 ,有時事情的變化只在一個轉念,人的舊習便被提醒,黑暗就見光明。」

雙年展開幕週,團隊成員們祕密達成某種共識。鑑於「繭」在深圳城中的異質,以藝術表達的手法,黑夜中放火把「繭」美麗地燒了,更能傳達昆蟲一生,由生到死循環不息的概念與當代都市和自然為敵的悲劇。沒想到好戲才開始,就在安排人力和準備材料的那早,天空飄起雨且雨勢不小,我們的預謀全成徒勞。走進繭裡,火塘已生起火,工寮裡男女師傅們閒散地圍坐話家常,我們趨近加入就座,師傅說有活兒的時候,他們通常一星期工作七天每日上工12小時以上。若見雨便是老天給假,待在狹小工寮房間也是閒著,不如來繭裡大夥兒烤火透氣爽。聽完這話,我仰頭雨絲仍紛落臉頰,對著天點點頭,微笑。

謝英俊夏天第一回來深為雙年展調研,他發給團隊的電郵照片儘是市民廣場基地周邊張牙舞爪的鋼筋水泥大廈群,提言這是人類最高度發展都市的巴別塔景觀「夠了!」他嘆。我也清楚記得某夜和阮慶岳在台北隨意的海產攤喝酒,他曾說;「創作,是要把人所未知所未見的事物,如薩滿靈媒般顯現帶到這世上。」看來這繭已經自延生命,留伏筆,待有緣有志之人寫下篇章回。

BBC China報導,中國統計局09年3月25日發佈最新數據稱,截至去年年底對31個省、857個縣、7100個村68000個農村住戶進行大規模抽樣調查,中國農民工總數為2.25億人。中國地理人口之大,文化多樣可見一般,想像在深圳舉辦亞洲唯一城市建築雙年展,若能邀集近7萬農村中拜訪一百個如韋師傅們一樣,建設著城市並仍能記憶常民建築智慧手巧心細之人,結合大規模的考察分析,可否創造出更具人民特色的建築雙年展,又或誕生另一炫技的庫哈斯或是伊東豊雄,實驗出下一代的世代新中國景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One Trackback

  1. [...] 文章作者| 巫祈麟 内文圖片| Marco Casagrande · Nikita Wu 原文出處| http://j.mp/dOBSSv 由臺灣建築師謝英俊、阮慶岳和芬蘭建築師馬可·卡薩格蘭(Marco [...]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