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一處滑板公園

文/ 巫祈麟  照片提供
Photo by/Janne Saario

極限運動叫人和年輕不羈扯上邊,似乎也是中外進步城市裡,市政 府收買市民 人心的一方良藥。廢了納稅人的血汗,幻想有建座極限公園,便能減少青少年在街頭遊蕩與破壞市容的機率。無奈,高價裝飾宣稱設施齊全的極限公園,可能少了真正玩家的建議,設計錯誤所多在有,一旦安全議題又亮紅,極限公園成小孩的見血的受難之地,公園就此荒蕪也是必然。

位於芬蘭首都臨近高烏尼亞寧市(Kauniainen)有座恬靜公園,很受社區居民歡迎。公園的外觀與尋常想像的公園一般。只是每日總有小孩子和老孩子,帶著心愛的風火輪,重複著協調身體掌握力與地心引力對抗的遊戲。一次次重覆著旁人看不出門道,確讓入迷者,視為挑戰自己的戰場。

設計這座滑板公園的地景建築師雅尼·薩瑞歐(Janne Saario),目前尚就讀於赫爾辛基科技大學建築系主修地景一門。六歲站上滑輪,到如今已有悠悠二十年,他在青春期都還沒過完,就憑藉超高平衡技術和矯健身手成專業滑板手。每年他和他的滑板同伴,拍攝主題不同的滑板影帶,並到世界各地表演,他的團隊更被視為北歐滑板運動代表。

這個設計案很特別,高烏尼亞寧市市中心,原本有座用簡單夾板搭建的老滑板公園。市政府都市規劃部門覺得在市中心的精華地段,不符城市利用效益,決定把公園遷移,舊地則轉租財團蓋購物中心。於是,選了一塊荒蕪已久的空地為滑板新址,找上有著地景建築和滑板專業雙背景的雅尼·薩瑞歐設計新滑板公園。

聽上來,這好像是理所當然的美好故事的結尾,但是確是雅尼,第一次接到設計案,惡夢的開端。新公園基地座落在大片樺樹林裡,能在大自然的懷抱裡滑板,很美妙。 但不妙的是基地,先前為堆放港口清除淤泥後的廢土場。地基塌軟,非常不利公園建造。於是光地基補強三分之二的工程,便廢去六成預算經費,為此他把一干滑板兄弟號召,一起蓋節省人事開支,餘款也只夠用來買水泥把地鋪平和作幾個高低差的滑道。

念頭一轉,既然新建的購物中心正在施工那麼必有廢料,雅尼晃到中心去,赫然見到剛拆掉的舊滑板公園裡,還堆著仿街頭的低手欄杆,滑板公園裡必備設施,撿起,移到新基地去!在往裡走垃圾堆裡又發現17大塊花岡岩長板椅,拾起,把椅腳拆除,原始的花岡岩片變身curb,又是可供滑板技藝練習的好漢裝備。一天,他和他心愛的滑板不經意地溜進一處廢墟,是座蓋荒廢已久的日本禪寺,枯山水花園疏蕪不見,但爛泥裡尚有石塊。挖起,擺放到公園中央造景。 如此,為時三個月撿垃圾和建造任務結束,09年六月新滑板公園誕生!

烏尼亞寧滑版公園使成為雅尼公園設計最佳代言人,隨後他分別接到來自赫爾辛基西班牙希洪市(Gijon)的滑板相關設計案。預算或許充裕,也能規劃更富美學變化的外觀造型,但雅尼總是想著最初誰能料到,拾荒還能撿到一座公園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