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nise Grünstein/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Kiasma GR641

弄清虛實幻相
丹妮絲·古恩斯坦(Denise Grünstein)攝影展

文.展場照片|巫祈麟
作品照片提供|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Kiasma
原刊於2010典藏今藝術七月號展覽目擊

以《看透》(Figure Out )為題,北歐教母級攝影家丹妮絲·古恩斯坦(Denise Grünstein),2010年四月在赫爾辛基奇亞斯馬當代美術館(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Kiasma )舉行攝影回顧展,展出她自1998年至2010年間的四十件攝影及錄像作品。丹妮絲1950年生於赫爾辛基說瑞典語的芬蘭家庭,小時隨家人移居斯德哥爾摩後便長住發展於此。早年藉商業攝影起家,她曾拍攝過瑞典政商文化各界名流,是瑞典最知名的肖像及流行時裝攝影師。Denise Grünstein: Figure Out  Denise Grünstein: Figure Out  @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Kiasma 《看透》 Figure Out, 2009

她的作品帶著強烈華麗夢樣質地,佐濃烈劇場元素玩轉版面,引著觀者掉進她的潛層世界。展場中最攝人亦是她最新近,在丹麥海灘拍攝的攝影作品2009《看透》系列,女人、頭髮和沙灘是影像的三大元素,這看似時尚攝影早被拍爛的主題,在她的鏡頭確呈現著驚悚無聲地叫囂神經。女子的頭髮在西方文化裡,有著不可承受之重的符號意義。幾代前,女孩剪去屬於童年馬尾進階成女人。一頭漂亮的頭髮,是富含女性魅力的象徵。在遠些中古時代,貴族頭上的髮絲象徵權利與富貴,真髮顯然長不出戴上假髮後的裝腔威勢,窮困的人則賣髮求溫飽。呈在《獵頭人》(Head Hunter)、《把頭交出》(Head over Heels)、《女性凝視》(Female Gaze)丹尼絲的模特兒們,有若受刑般的穿刺頭皮,又或者主角們是為了失去頭髮與青春做壓抑的憑弔呢?她的錄像作品《肉身如草》(All Flesh Is Grass)透露了更多的私密訊息,背景疊吟費爾德曼(Morton Feldman)的極限樂曲,西裝革履的一人在鏡頭前,隨時間運行金色頭髮如雪般緩落在桌子上,之後影格巧妙剪接倒轉頭髮逆著地心引力往上輕飄,看似場生命祭儀。

《獵》作品中似箍著主角的金屬鐵器,和被攝影者的歷史大有關係。舊時為讓模特兒在照相機前靜止不動,就把這隱密頭靠小機關架在頭後,好讓攝影師多爭取些曝光收相時間。而丹妮絲卻揭露攝影師的小幻術,本應無形的配角當成聚焦點。

在我看來,丹妮絲也是在全棟美術館尚有其他四場展覽中,將建築本身附帶的光線條件和展覽動線規劃的最細緻的一位展出者。美術館原由美國建築大師斯蒂文霍爾(Steven Holl)1996年以傑出現代流線外形和海螺內部廊道,設計光線得以自由迴旋等亮點項目,贏得公開國際競圖。完工後,成為赫市新地標與市民驕傲。但就這一個檔期的大多數的參展藝術家而言,顯然對天光處處的“現代摩登”明亮設計不買單。時見把透光天窗用黑布封死,或者索性在展區內再搭蓋臨時的小黑盒子,得以晦暗小心地播放前衛藝術作品。

丹妮絲則不,在最前方的環顧市區景致落地窗展間,小角落安置兩人座沙發和小電視機播放她拍照時的記錄短片。天窗錯落的展區中段,大器掛置長幅200公分的全景攝影系列《地景輪廓》(Figure in Landscape )、《錯位》(Malplacé)、《憂鬱森林》(Cloud Forest),相片裡的主角們在森林河道間狂奔,在黑白世界中凝望,作品多連結大自然和攝影師對兒時記憶之地的探索。展區入口每面牆僅掛一幅《看》系列,力道簡單。隨建築物越往內部越需要人工照光,適恰呈現《肉》錄像安排視聽座位,展區最後展出《V區》(Zone V)是她最偏離實象的作品,適合昏暗光線抽離肉身。觀展收尾,無謂弄清商業/藝術攝影的分界點,丹妮絲的作品早收服人心。

紙本刊出配合編輯版面略有刪減 此為全文版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