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劇場| Performing arts

No Attachment

行動實驗表演十年大事記

資料整理/巫祈麟   原刊於 破週報復刊337期 封面故事

No Attachment

破報十載!回顧專題系列(四) 精緻萬花黑盒 行動仍在荒謬繼續!小記行動實驗的劇場十年

文‧資料整理/巫祈麟   原刊於 破週報復刊337期 封面故事 什麼是戲?哪裡是劇場?彼德.布魯克(Peter Brook)說:「劇場無所不在。一個人只要在一個有人注視「空」的空間中走過,劇場便已然形成。我還可以選取任何一個空間,稱它為空蕩的舞臺,一個人在 別人的注視下走過這個空間,這就足以構成一幕戲。」人人都在百齣劇裡,誰都在演戲。

No Attachment

OPEN BASEMENT 誠品掛牌開放 表演藝術地下閃亮亮

文/巫祈麟          原刊於 破報 復刊222期 封面故事 誠品書店和台北小劇場的淵源極深,從一開始當敦南店還在圓環邊的時代就舉辦過小型劇場演出,到1994年誠品在天母店開幕不久,舉辦《人間劇展》時還引發當時破報爆出《人間鋸展》專題引發「小劇場已死」、「小劇場,你在那裡?」論戰,1996-1998年舉行過三屆的「誠品地下開放藝術節」性質各異表演團隊。不可諱言,台北若少了誠品書店,藝文演出的活動情況將會變得非常不一樣,特別在早些年前,台北能作表演空間的地方選擇並不多的時候。能進誠品大門的團隊,仿若都有蓋上品質氣質兼而有之的CAS。更別提,所有念冷門藝術科系的莘莘學子,更把誠品書店視為救贖報告研究的英雄。把表演藝術類專業書籍,分門別類規劃各自「書區」,並且還有兩個書櫃以上的中外文書都有得悉心選購,當真零涕再三。 雖然誠品還是以推廣及銷售書的業務為主業。其他周邊相關藝文活動的舉辦,並沒有太多餘的心力、人力互相支援,但仍秉著能辦就辦,最好不要賠錢的大方針。就著愛好藝文的角度並且希望引介多方面向的展演活動,並且希望滿足各種份子的要求。職企畫處媒體公關副理李玉華表示:「當時在規劃誠品敦南店之初,特別找來陳克華做空間的設置規劃,就預先設想會和各類型藝術展演活動做結合,所以,期望做出在書店賣場空間之外,有一個專屬應用的替代空間辦活動或是展演。」於是到現在仍可見地下二樓的空間裡留化妝間、簡單的燈具設備、技術操控室、地板一旦貼上地膠就是個小型的表演空間。 相隔近三年之後,誠品書店劇場藝術節又和觀眾見面。本次由李立亨擔任藝術總監策展,以「what』s the next?」的角度規劃,橫跨五年級到六年級,四組領域迥異的表演團隊或個人,參與近一個月的演出。「我衷心希望,這個藝術節像是網路與網路間連結的管道,來觀看演出的觀眾,可以有一個既新且遠的眼光,去看待未來表演藝術的未來。也期待在此間看到新的創作的可能性與新的創作人才。」李立亨說。於是,以舞台上「只有兩個人」為主題,這個屬於B2地下室的劇場重新開張!

No Attachment

Fight for / Fun for? 三天工作坊加兩場演出「行為藝術」宣告再生?

文/巫祈麟  原刊於 破週報復刊215期 封面故事 上個星期六華山藝文特區在的「火鼓會」在有心媒體的大肆污名下,突然變得異常熱門。搞不清楚狀況的市議員叫囂「搖頭」,藝文團體和相關單位則忙著群起正名捍衛「藝術」。其實,在同一時段則有一場比較寧靜的活動正再進行,日本的行為藝術家霜田誠二(Seiji  Shimoda)受王墨林之邀,舉行在白天三天「行為藝術工作坊」(Performance Art Work Shop)外加星期六、日兩場演出。曾經,在台灣解嚴前後的小劇場運動裡「行為藝術」(Performance Art)是一朵金色異花,「洛河展意」、陳界仁的「試爆子宮」、與在更早期謝德慶在紐約的一連串以「年」為單位的行為藝術創作,都讓台北的藝文圈為之震動不已。之後,台灣的行為藝術都以散彈式的方式曇花一現。雖然,今年三月有台灣行為藝術的先驅之一林鉅,在美術界消失多年後,於北美館創作為期一個月的實驗作品「斷境」,但進行才九天,因岳父病危為未盡全功。 「隨著小劇場用行為藝術裡的身體理論做戲,而藝術家幾乎剩頭腦來思考『觀念』作品,而離自己的身體越來越遠,台灣幾乎沒人做行為藝術了。」王墨林略帶感嘆的說。加上,四月王墨林剛從日本參加完四場行為藝術的演出,與日本新一代的藝術家做交流後,他更堅定就算沒有錢沒有補助,有機會也要以精簡「工作坊」的形式,邀請小劇場或美術界新一代的年輕人一同回歸身體,使「行為藝術」可以提供這些藝術工作者,一種對美學思考在基本面上的再思。

No Attachment

脫下紅粉七年再見白雪綜藝 大小年節演透透

文/巫祈麟    原刊於 破週報復刊213期 時事報導 翻閱1998年七月的舊破報瞥見一篇編輯室手記,文章盛讚這個為台北劇場灑下反串金金閃閃粉光的「白雪綜藝‧劇團」:「白雪的生猛活力與顛覆趣味簡直足夠獨立出線,感覺就像在檳榔攤旁,一邊看著美麗檳榔妹,一邊讚美俗民美學唸歌詩的頂級樂趣。」但這吉光片羽似乎稍縱即逝,這幾年下來幾乎不見胡BB、松島丸子、白鳥麗子妖饒的身影在劇場圈裡揮灑,他們到哪裡去了?創團七年,白雪沒有並沒有像劇場告別,反而在商業市場上,開出一條與一般劇團渾然不同的康莊大道。

No Attachment

夏日霧裡的藍帳棚 噓﹍﹍ 造夢中

文/巫祈麟 原刊於 破週報復刊211期 時事報導 感謝那位固執里長在地方選舉前卸甲,八德停車場成為歷史。終於,夏日華山適合舒服地在空盪的場地散步。往華山後邊的荒地上走,差事劇團的藍色大帳篷四平八穩杵在四周圍都是高樓的黃土地上。才過正午太陽好烈,藍帳篷內外劇場技術人員忙裡忙外穿梭,離開演還剩三天,最後的收尾工作正在進行。相隔兩年,再見帳篷 在相同地方搭建。仍是覺得,這方小小與外界隔離空間,充滿神秘奇異魔力,不由得想往裡面的世界走去一探究竟。

No Attachment

中國當代民族新舞超星星 :專訪黃豆豆

文/巫祈麟       原刊於 破週報 復刊210期 封面故事 在台灣,24歲的年輕人在幹什麼?可能剛從學校畢業,帶著幾分天真和涉世未深的社會經驗,流汗為生活打拚。若是想要做一名專業舞者,那麼情形可能要比一般人的狀況更加辛苦。每年從舞蹈科系畢業生因為就業困難,不到半數的科班畢業生能繼續在舞蹈界中生存。 黃豆豆24 歲,是大陸近年最受注目的青年舞蹈家,集編、導、舞於一身,年紀輕輕就擔任上海歌舞團藝術總監,還是國家一級舞蹈演員。這個週末受台北藝術推廣協會之邀, 將和上海歌舞團台北國父紀念館演出「黃豆豆與上海歌劇團精選」。在與黃豆豆訪談的一開頭,他就極具陽光氣息的說自己講話很直接不拖泥帶水,他笑聲爽朗說起 話來哇拉拉地相當健談,令人印象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