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次文化

cover

偉大的死人們 ─給2004的悼詞

文|巫祈麟 原刊於 破報復刊347期封面故事

020704_cur_1

戲遊瑞舞進階班
你準備好要上了嗎?

文/巫祈麟      原刊於 破週報復刊217期 時事報導 經過這幾年,你也許穿梭台北的大小電子吧,隨著DJ台流洩的音樂舞動身軀。記憶中心情特別高漲的那一夜,是恰好有機會遇上來自某某外國心儀已久大牌DJ來到台北放歌。有時興致一來,趁著週休二日的難得假期,昭告三五好友同吆喝,依著宣傳小單永遠不太清楚的地圖。在島國南邊海灘或是某個神秘山谷地點參加戶外 DIY 瑞舞派對,那種交融天與地間的精神出神狀態令你回味再三,從另外一個世界降落的途中,你彷彿覺得是一個全新的人。又也許在朋友的口耳間或是搜尋網路上的某個資訊網站,你比較多瞭解一點,屬於這代年輕人的用藥文化和咚咚咚音樂裡蘊含的複雜訊息。在某個不經意的當下,忽然覺得除了週末在吧與吧間流轉,身體接收各色糖果般的藥片之外,屬於台北年輕人的瑞舞場景,重複性居然高的嚇人,但是瑞舞和所謂 P.L.U.R 難道就只有這樣嗎?有些和你年紀相當的資深 RAVER,選擇背上簡單行囊到離台灣不遠的泰國帕岸島(Kon Phangan),參加月圓派對(full-noon party),傳說中那是個亞洲著名的派對勝地,那兒流動的嘻遊氛圍又是何種光景呢?破報訪問特別訪問三位背景各異,在不同年月參加有帕岸經驗朋友,也許能提供另一種你對這座南國瑞舞小島的想像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