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芬蘭建築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是誰揮灑基進詩意
-小談芬蘭建築師馬可·卡薩格蘭(Marco Casagrande)之建築操作

文|巫祈麟 影像資料提供|Casagrande Laboratory (C 實驗室)、Marco Casagrande、Nikita Wu 原刊於內地《城市環境設計》雜誌社 2010 八月號 馬可.卡薩格蘭(Marco Casagrande)是當今非常受人稱道的芬蘭建築師,對於實踐空間美學有著獨到基進(radical)概念。馬可在世界各地建築作品獲獎無數,亦是建築和藝術展經常參展人。曾於2000年至2006年間連續三屆受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主辦方、丹麥館和台灣館之邀參展。建築操作一出手,往往被集成專業教課書裡的經典教材。作品定有迷人的故事,絮說著人與大地和都市之間的情節。媒體造神建築大師身影總一身黑,他也穿,倒不是想攀附虛名,比較拘謹正式場合長袖黑衣遮掉刺青,他的右臂纏紋著一條龍和八仙過海。

Janne_saario_Skatepark_Grani_Kauniainen_finalnd11

拾一處滑板公園

文/ 巫祈麟  照片提供 Photo by/Janne Saario 極限運動叫人和年輕不羈扯上邊,似乎也是中外進步城市裡,市政 府收買市民 人心的一方良藥。廢了納稅人的血汗,幻想有建座極限公園,便能減少青少年在街頭遊蕩與破壞市容的機率。無奈,高價裝飾宣稱設施齊全的極限公園,可能少了真正玩家的建議,設計錯誤所多在有,一旦安全議題又亮紅,極限公園成小孩的見血的受難之地,公園就此荒蕪也是必然。

KAPPELI

與大自然同守永恆 芬蘭悠萊詩禮拜堂

文/ 巫祈麟    攝/維薩·亞圖能( Vesa Aaltonen) · Nikita Wu 大自然的生息深深影響著芬蘭人的生活,為了安然度過寒冬。因此雪融的春夏兩季,城市和鄉村隨處可見工地,所有外部建築工程必須在下雪前趕緊完工。入秋,由哈洛馬建築師事務所(Haroma & Partners Architects)設計的悠萊詩禮拜堂(Jullas Chapel)也在幾星期前正式在地表上刻下名號。

Turku Main Library

愛上好客圖書館

文·攝/ 巫祈麟 本文亦載於 藝術收藏+設計 ART COLLECTION ┼ DESING 2009年11月號 若問起住在芬蘭圖爾庫市(Turku)市民,除了秋天森林拔野菇和採野莓與在夏天河邊散步之外,空閒時刻最愛在城市裡的那一處公共建築中停駐逗留,那想必是圖書館!這棟2007年增建完成的圖爾市總圖書館(Turku Main Library ), 在市中心的一隅,白牆為主體結構,俐落襯上大片落地玻璃反射光芒和天空倒影,線條乾淨簡單,多一分都嫌太囉嗦。這是忍不住想多看兩眼的新芬蘭建築。從街頭往透明窗望向圖書館,恰恰與齊排的閱報區對焦。原木書桌燦著黃色小檯燈,閱者專心潛入他方的大千世界,卻沒料到,自己也成路人甲乙的及時風景。冬天雪夜在 河邊閒蕩,走在這條街上,總是覺得特別溫暖。「這方是北歐的不能再北歐的建築了吧」有人如此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