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行為藝術

No Attachment

Fight for / Fun for? 三天工作坊加兩場演出「行為藝術」宣告再生?

文/巫祈麟  原刊於 破週報復刊215期 封面故事 上個星期六華山藝文特區在的「火鼓會」在有心媒體的大肆污名下,突然變得異常熱門。搞不清楚狀況的市議員叫囂「搖頭」,藝文團體和相關單位則忙著群起正名捍衛「藝術」。其實,在同一時段則有一場比較寧靜的活動正再進行,日本的行為藝術家霜田誠二(Seiji  Shimoda)受王墨林之邀,舉行在白天三天「行為藝術工作坊」(Performance Art Work Shop)外加星期六、日兩場演出。曾經,在台灣解嚴前後的小劇場運動裡「行為藝術」(Performance Art)是一朵金色異花,「洛河展意」、陳界仁的「試爆子宮」、與在更早期謝德慶在紐約的一連串以「年」為單位的行為藝術創作,都讓台北的藝文圈為之震動不已。之後,台灣的行為藝術都以散彈式的方式曇花一現。雖然,今年三月有台灣行為藝術的先驅之一林鉅,在美術界消失多年後,於北美館創作為期一個月的實驗作品「斷境」,但進行才九天,因岳父病危為未盡全功。 「隨著小劇場用行為藝術裡的身體理論做戲,而藝術家幾乎剩頭腦來思考『觀念』作品,而離自己的身體越來越遠,台灣幾乎沒人做行為藝術了。」王墨林略帶感嘆的說。加上,四月王墨林剛從日本參加完四場行為藝術的演出,與日本新一代的藝術家做交流後,他更堅定就算沒有錢沒有補助,有機會也要以精簡「工作坊」的形式,邀請小劇場或美術界新一代的年輕人一同回歸身體,使「行為藝術」可以提供這些藝術工作者,一種對美學思考在基本面上的再思。